塞上明珠古建筑貝子廟保護建議書

內蒙古民族建筑在歷史發展過程中,有過幾度發展的高潮,在中國建筑歷史上也占有一定地位,形成各個歷史階段獨特的民族風格和時代特征。本文詳細,具體的研究了貝子廟的歷史及價值。

   一.貝子廟的歷史
   貝子廟位于錫林郭勒盟,錫林浩特市北側,為清代建筑,是全國第六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內蒙古自古以來就是一個多民族聚居地區,有文字可考的就有匈奴、東胡、鮮卑、烏桓、突厥、回鶻、黨項、契丹、女真、蒙古等幾十個少數民族。遠在秦、漢王朝時期就在這里的一些地區建立了郡、縣,促使了中原文化的傳入以及漢族人口的北遷。在漫長的歷史歲月中,這里的少數民族時有建朝立國的興起,時有戰爭而被其他民族征服、融合,更有幾次民族南遷,形成民族間交錯往來的大融合、大流動。時至今日,內蒙古境內由蒙古、回、滿、朝鮮、達斡爾、鄂溫克、鄂倫春等民族。
   在歷史上,內蒙古是藏傳佛教重要的傳播地區之一,從明中葉開始,由蒙古汗王冊封達賴、班禪兩大活佛開始出現在中國的宗教舞臺上。藏傳佛教寺院建筑也隨之發展而達到新的高潮,這段時期出現的漢式、藏式、漢藏結合式等與蒙古民族傳統文化相結合的建筑形式,具有鮮明的地域特征和民族風格特色。其中,四世達賴喇嘛本身就出生在內蒙古,他是一位蒙古貴族,與美岱召有著密切的關系。
   明代藏傳佛教在內蒙古地區傳播,喇嘛教寺廟(也稱召廟)最早從土默特部的美岱召開始興建,到清康乾時期形成高潮,享有“七大召、八小召、七十二個綿綿召”的“召城”譽稱。內蒙古其他地區也在清代形成建廟高潮,寺廟遍及各地。
   藏漢結合式寺廟中的主要建筑之一―大經堂,它以漢式特有的厚墻小窗、密柱平頂的構制為特點,在二層平定上再建以漢式大木歇山式殿堂及硬山式的廊廡,造型樣式靈活多變,幾乎沒有一處是雷同的。一般殿堂皆為漢式。在漢式寺廟建筑中,也吸收運用藏式的門飾、裝修、脊飾彩繪紋樣,體現出內蒙古地區的地區特色和民族風格。
   藏傳佛教往往以其功能如哲學、密宗、天文歷算、醫學等學部分別建廟,形成大型建筑群組,還有按政教合一制度建立的寺廟,分別行使宗教、政務權利,建筑風格與一般佛廟又有一定區別,形成內蒙古寺廟建筑的又一特點。
   內蒙古民族建筑在歷史發展過程中,曾有過幾度發展的高潮,在中國
  建筑歷史上也占有一定地位,形成各個歷史階段獨特的民族風格和時代特征。時代在發展,社會在前進,內蒙古民族建筑作為各個歷史時代極其重要的文化積累,為我們研究各個時代、各民族的建筑提供了寶貴的資料。
   清乾隆八年(1743年)動工興建大廟,經六年時間大殿落成,據載建造此大殿時,是從北京、張家口、多倫諾爾等地廣招大批磚、瓦、木、石工匠,投資白銀一萬兩,又以“積善施工”名義,向每戶富牧及一般牧民收取馬匹、白銀等充建廟之資。
   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清廷賜該廟為“崇善寺”,賜滿、蒙、漢、藏四種文字書寫的匾額,并頒發證書,許帶“都代”(編制內員)喇嘛45人。
   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貝子廟進行大規模的擴建,朝克沁的規模即這個時期奠定。嘉慶五年(1799年),二世葛根興建葛根之殿,用時二年落成,即今拉布仁明干殿,又稱西廟或千佛殿、賜名延福寺。嘉慶七年(1801年)創建卻日廟(哲學院),當時規模較小,主殿即今卻日后院的七間殿。道光七年至十年(1826~1829年)又對卻日進行大規模擴建,建成僅次于朝克沁大殿的重檐二層大殿及附屬廂配各殿,今卻日殿(東廟)的規模即在這時奠定。五世葛根時于明干殿西新建葛根廟,即今新拉布仁廟,作為葛根居住和接待重要賓客之場所。
   光緒三十二年(1905)組建珠都巴(密宗學部),其后于1918年建成珠都巴重檐二層大殿及曼巴殿(醫學部)。1914年到1917年建成丁科爾廟(天文歷學數學部)自此貝子廟建成了一座主廟、二座拉布仁、四座學部廟殿的佛教大廟體系。在這200多年時間內還建成了呼圖格喇嘛,老笨喇嘛,額溫吐喇嘛廟,(皆為活佛廟)及30余座各類廟倉、僧房,這些建筑布列在各廟的東西兩側外圍。
   貝子廟自清乾隆八年(1743年)起到抗戰前夕的200多年內,營建工程始終未斷,經七代葛根(活佛)、六次大規模的擴建,共耗白銀174萬兩,共建各類建筑2萬余平方米,極盛階段,貝子廟總占地面積達1.2平方公里,因貝子廟影響甚大,在周圍又逐步形成東商、西商等城鎮商貿規模,錫林浩特建市之前的200多年內這里就是以貝子廟作為其地名而揚名海內外。
   二.貝子廟的價值
   貝子廟之所以成為千里錫林草原上的藏傳佛教圣地,是因為作為學部齊全的綜合性佛教學府,深刻地影響著這一地區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等各個方面長達二個多世紀。至今仍在一些方面有著重要影響,如從事蒙藏醫學的專業喇嘛,還在發揮著他們的作用。此外,貝子廟曾積累、保存大量珍貴的宗教文物和豐富的歷史、文化、科技等資料,客觀上它已超越了單純的宗教范疇,貝子廟是把該地區的歷史、文化、科技與民族情感融于一身的特殊建筑物,也是這一地區近300年諸史列入自己活動領域的歷史見證,可以說貝子廟的歷史,也就是錫林浩特城市發展的歷史;因此具有十分重要的歷史價值和研究價值。
   作為錫林郭勒草原深處的貝子廟,它的建造,可謂內地與蒙古地區、蒙古民族與漢民族共同創建,凝聚了蒙漢民族文化的古代建筑瑰寶。成為
   蒙藏醫學一直是貝子廟兩個世紀以來,在這地區影響甚大,至今一直受到牧民青睞,現錫林浩特市的“蒙醫院”,仍以貝子廟喇嘛大夫為主,古老的醫學仍在發揮著作用。
   在貝子廟的沿革歷史中,值得一書的是在解放前,貝子廟就成為中共錫、察、巴、烏工委所在地,中國共產黨在這里培養了大批革命干部,成為內蒙古重要革命根據地之一,數百名革命烈士為捍衛人民的政權英勇犧牲,具有十分重要的紀念意義。
   三.保護、整治原則與定位
   按照內蒙古自治區重要文物保護項目――明清古建筑群保護之一的貝子廟是文物保護工程重點單位,對于它的保護維修立足于不改變文物原狀為準則,以“保護為主,搶救第一”和“有效保護,合理利用,加強管理”的文物保護方針政策為保護的基本原則。
   保護與整治的定位:貝子廟保護內容的殘損狀況分別輕重緩急,采取重點搶險加固、局部復修和內外環境的綜合治理措施進行保護與整治。
   貝子廟是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在建設控制地帶不斷承受建設性破壞,缺乏有效保護機制,現狀建筑面臨臨危、殘損、改制的種種不安全狀況,經初步勘察和專項調查分析,目前主要面臨四大破壞因素,按照目前破壞力度由強至弱排列分別為:
   (1)城鎮化進程的加速和開發建設對文物保護單位的破壞和影響;
   (2)不當使用及隨意對原狀構制改變因素;
   (3)年久失修,自然力的破壞性因素;
   (4)不當修繕做法的因素。
   其中以城鎮建設破壞威脅為突出,以至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無論保護范圍,還是周邊環境的破壞在近十年來明顯加快,破壞程度明顯加劇。
   四.結束語:內蒙古高原為典型的大陸性氣候區,冬季嚴寒、春季風大、夏季酷熱、秋季多雨,在這種氣候條件下,歷史的文物古跡遭受著嚴酷的侵蝕,許多文物古跡需要搶救保護和不斷維護保養。此外,全區文博信息化工作滯后,電子信息技術沒有推廣,對于全區文物行政管理工作影響較大。貝子廟,需進一步規范整合。全面推進內蒙古自治區的地上文物保護工作。寺廟規模很大,保存也較為完整。但由于時代的變遷,加之風雨侵蝕等因素,急需實施保護搶救維修。我們認為,保護好內蒙古的明、清古建筑具有重要的政治意義,這些古代建筑是維護祖國統一的歷史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