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建筑學專家稱兵馬俑的主人非秦始皇

2009年6月13目,秦始皇陵兵馬俑一號坑開始第三次大規模發掘,再次引起全世界的關注和討論。近日,古建筑學專家陳景元新書《兵馬俑真相》出版。書中系統論證并得出結論:兵馬俑根本不是秦始皇的!

  如果這個論斷成立,那么這就直接否定了三十多年來的兵馬俑考古研究。日前,陳景元接受了記者的獨家專訪,并且與兵馬俑考古專家袁仲一針鋒相對,就秦始皇陵地宮里埋葬的是否是秦始皇,兵馬俑的真正主人是誰,呂不韋戈如何出現在俑坑等問題,進行了學術探討。
  
  “兵馬俑定性太草率”
  
  陳景元告訴記者,關于兵馬俑屬于秦始皇陪葬坑的考古定性一直未向外界公布,直到1981年,在外界不斷追問下,才有人發表文章介紹秦俑“定性”的來由。文章宣稱,有一位叫袁仲一的考古學家憑著廣博的歷史知識,猛然地想到:一本古書上記載著,秦始皇來到工地進行視察,當場下令宰相李斯將陵墓范圍向外擴展“三百丈”。經過他們鉆探測量,發現西楊村出土陶俑的地點,正好在這“三百丈”內。
  陳表示,“我找到那‘古書’的各種版本里根本沒有‘三百丈’的字樣;退一步說,即便有‘三百丈’的記載,也是毫無意義的。因為秦漢的一尺,只有現在的23厘米,‘三百丈’折合成現在的尺寸,只有690米,西楊村距秦始皇陵中心接近兩公里,怎么可能在‘三百丈’范圍內?”
  “秦俑正式‘定性’多年后,俑坑里發現了5件刻有呂不韋名字的銅戈,袁先生等人就毫不遲疑地說:呂不韋是秦始皇的宰相,戈的出現,當然代表著俑坑的建造年代?!?
  “按照袁先生說法,俑坑由宰相李斯負責修建,為什么坑內沒有發現‘李斯戈’?秦始皇是個孝子,呂不韋是他生父,豈有以生父的名號去為兒子陪葬的道理?另外,淤泥層猶如年輪,從對淤泥層計算的結果看,俑坑自建成到焚毀前存續的時間至少為40年至50年?!兑惶柨影l掘報告》第258頁上寫著‘三年呂不韋戈’就出土在淤泥層的表面之上!”
  
  “阿房宮不是秦始皇所建”
  
  72歲的陳景元告訴記者,“我研究阿房殿數十年,已寫出幾十萬字的論證專注,阿房宮并不是秦始皇新建的?!标愓J為,阿房宮“三百里”讓人驚訝,如果包括后花園,其面積有現在上海市那么大。首先,《史記》等史料記載的以“兩年或者10年時間”,要去建造周圍“三百里”的阿房宮,使之成為一座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帝王宮殿,只要稍有一點理性或者建筑常識的人就知道不可能。
  其次,伐木是宮殿建設的最大難題?!稘h書?賈山傳》記載“阿房宮之殿,高數十仞”,秦漢時期,五尺六寸為仞,一尺為0.23米,可見阿房宮內的木柱既粗又高。正如王仲言《慈寧殿斌》中說的那樣,它是“千年之產、萬年之材”。生木建造宮殿后果不堪設想,因此根據建筑材料推斷,阿房宮并不屬于秦始皇那個年代。
  阿房宮考古隊隊長李毓芳在對阿房宮遺址進行5年的考古挖掘之后,除找到一個高大的夯土臺基外,沒有發現一點有如瓦當之類的秦代建筑痕跡,也沒有發現任何一點被燒毀后留下來的炭跡、灰燼、紅土和結土塊等。為此李先生認為:所謂阿房宮工程,在兩年的時間中,臺基上的木結構宮殿根本沒有時間進行施工建設,因此阿房宮充其量只是一處“半拉子”的工地而已。
  
  對話陳景元:出土青銅兵器不屬于秦朝
  
  廣州日報:在俑坑里面出土了很多的青銅兵器,有的光澤如新,而你有什么理由認為,這些青銅兵器只是一種過時的武器呢?
  陳景元:鐵劍長度可達150厘米以上,鋼鐵兵器能夠削鐵如泥,誰先進、誰落后,難道秦始皇都分辨不出來嗎?秦始皇陵附近出土的銅御手俑,劍長為60.24厘米,以二分之一比例制作,它的原型尺寸,應該是120.48厘米,既然俑坑91厘米銅劍長度是極限尺寸,那么御手所佩之劍,毫無疑問肯定就是一把鋼鐵之劍了。
  秦始皇統一中國,下令收繳全國所有銅制兵器,鑄造成12個各重34萬斤的銅人,這是全國數百萬軍隊原來使用過的兵器。所以在秦王朝,誰繼續擁有青銅制造的兵器,誰就是一種嚴重違抗君命的犯上行為。從《史記?刺客列傳》荊軻刺秦王有關史料記載中,可以發現:秦國朝宮正殿的擎天大柱,都是采用青銅材料澆鑄而成的,這就充分地說明了,秦王朝的眾多冶銅作坊,早就已經轉產為非軍事的各種用途了。
  
  兵馬彩俑與秦服飾不符
  
  廣州日報:秦兵馬俑博物館名譽館長、秦俑考古隊原隊長袁仲一的觀點是,秦代“尚黑”制度,只在重要慶典活動、喪葬禮儀上,穿黑色的衣服。專家劉占成的觀點是,秦軍的服裝由農家自備。顏色很難統一。你是怎么去看待秦王朝“衣尚黑”的問題?
  陳景元:袁先生一直強調,秦俑是秦始皇的陪葬坑,難道不是最重要的喪葬禮儀嗎?難道不正是必須穿黑衣的關鍵時刻嗎?況且一國之君去世了,難道全體的軍人,還要穿著五顏六色的彩服,前去參加各種悼念活動?說秦朝軍隊服裝由農家自備,是對云夢秦簡“家書”的曲解。野戰軍南征北戰,服役幾十年,居無定所,讓家人怎么郵寄?難道秦始皇有財力去塑造秦俑的彩色服裝,而無錢去給作戰部隊發放真的軍需?
  秦俑的服裝,以紅色、紫色居多,這是楚人“尚赤”精神的再現,與秦王朝“尚黑”制度完全對著干,在俑坑服色,沒有絲毫“尚黑”體現的情況下,有什么資格去鼓吹這是一支秦王朝“尚黑”的軍隊?不可一世的秦始皇,發出“尚黑令”后,居然沒有人出來響應,并且還穿著紅綠彩服為自己來陪葬,這難道合乎邏輯嗎?
  
  “兵馬俑屬于一個女人”
  
  陳景元告訴記者,“在《史記?正義》及《陜西通志》、《臨潼縣志》等史料中,都有‘驪山:在雍州新豐縣南16里;秦始皇陵:在雍州新豐縣西南10里;秦宣太后陵:在雍州新豐縣南14里’的記載。雍州新豐縣的縣城,在今臨潼縣新豐鎮的東北不遠處。根據上述明確的方位和里程,很容易就能找到的秦宣太后陵,就在秦始皇陵的東側偏南、距驪山山腳約一公里處的西楊村、下和村一帶,也就是人們現在所熟知的秦俑坑附近?!?
  “同時,人們在秦俑坑里發現了最直接的證據。不少秦俑的頭頂,梳有苗裔楚人特有的、偏于一側的歪髻;秦俑的服色五顏六色,非常鮮艷,與秦王朝的尚黑制度有顯著差別。此外,在陶俑身上還刻有一個‘羋’字,與當年發掘的阿房宮‘北司’遺址中的‘羋’字相似。阿房宮由秦惠文王始建,而宣太后羋氏即是秦惠文王的妃子。更重要的是,在俑坑底部存有厚厚的、可分為14層的淤泥層。從歷史上臨潼大暴雨的頻率及早、澇交替的規律和特點看,要形成這么厚的淤泥,至少需要40年以上。如果俑坑確實毀于秦末,由此往前推移幾十年,加上建坑所需的時間,那么俑坑的主人,只能推移到秦宣太后這邊來了!”陳景元表示,秦宣太后,姓羋(mi),本是楚國的顯赫王族,后嫁于秦惠文王。她在秦國統治了41年之久,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真正掌權治國的女國君,甚至有人稱她為2000多年前的“慈禧太后”。她完全有條件、

有資格修建豪奢大墓及陪葬坑。
  
  秦宣太后建兵馬俑
  
  廣州日報:袁仲一先生認為:陶俑身上的陶文是一個完整的字,經過辨認后,它應該是“脾”字,而且還是一位工匠的名字,不可能是秦宣太后的名字。你有什么確鑿、可靠的材料,能夠判讀出它一定就是“羋月”兩個字?
  陳景元:袁仲一將陶俑身上的那個字,讀為“脾”字,并沒有一絲一毫的根據,因為各種古文字的書寫中,“脾”的字形是很多的,但“脾”字所有的古文與那個陶文都沒有任何相近之處。將陶文只認定為工匠的名字是一種猜測和想象,因為整個俑坑只有一個這種陶文,難道這位工匠做完一件陶俑后,就“下崗”了?陶俑身上刻有“成陽”、“咸陽令”,難道這些也都是工匠們的名字?
  “羋、月”的判讀,有眾多古文字學上非常確鑿的依據,而且在阿房宮遺址上也有相同的字,所以俑坑和阿房宮都和一位羋姓人物有著直接的關系。應該說,這一種認定的方法,是非常嚴謹、可靠、準確的。文字到底能不能拆開判讀?這是有關獨體字、合體字最基本的常識問題。秦俑館研究室主任張文立教授1984年就曾經公開發表文章,認為我將陶俑身上的文字判讀為“羋、月”兩字是非常正確的。
  廣州日報:袁仲一認為,驪山北麓地區,從未發現有其他人大型墓葬的記載,而從俑坑的規模來看,只有秦始皇才有這一種魄力、財力去進行修建,所以秦俑坑不可能是秦宣太后的陪葬坑。為什么你幾十年來一直堅持認為:秦宣太后羋氏的陵墓位置坐落在秦始皇陵東側的不遠處?
  陳景元:在《史記?正義》、《括地志》、《陜西通志》、《西安府志》、《臨潼縣志》等史料中,明確地記載著“秦宣太后陵在雍州樣的認定新豐縣南14里,秦始皇陵在雍州新豐縣西南10里,驪山在雍州新豐縣南16里”。這些材料有共同起算點,有準確里程數字。人們能夠輕而易舉地找到秦宣太后陵的位置,恰好就在西楊至下和村附近。
  袁仲一認為秦宣太后陵,在西安市洪慶地區,洪慶歷史上屬于咸寧縣,而在《咸寧縣志》、《西安府志》、《陜西通志》中,是找不到秦宣太后陵任何文字記載的,所以秦宣太后葬在洪慶,并沒有任何的史料依據。秦始皇連年征戰,財源枯竭,是短命的王朝,哪有強大國力可言。秦宣太后執掌朝政41年,社會安定,有財力搞任何的工程建設,因此兵馬俑真正的主人屬于2000多年前的一個女人。
  
  圍繞兵馬俑的學術之爭
  
  1、“呂不韋戈”說明俑坑是秦始皇時期建造的?
  袁仲一:“兵馬俑”是秦始皇陵的陪葬品結論,是在多種、大量考古證據的基礎上做出的。在俑坑之中,有多達23件帶有秦始皇明確紀年的銅兵器。兵器上面刻有呂不韋的名字,而呂不韋是秦始皇的丞相。這些兵器在俑坑內出土,由于晚期的器物,不可能出現在早期的墓葬中,這是考古學的基本知識,有了這“呂不韋戈”,就可以證明俑坑是秦始皇時期建造的,絕對不可能是早于呂不韋幾十年的秦宣太后建造的。
  陳景元:從已經正式發表的《考古發掘報告》上看,俑坑內出土的真正有秦始皇明確紀年的兵器,只有5件刻有“呂不韋”字樣的戈,另外有16件銅鈹上面,根本就沒有秦始皇紀年的痕跡,因為銅鈹上刻有“寺工”的字樣,袁仲一堅持認為“寺工”,最早出現于秦始皇二年,那是秦始皇時期中央主造兵器的官署,所以即使沒有刻著“呂不韋”的名字、而只有“寺工”銘刻的銅鈹,也應該是秦始皇時期的紀年兵器。
  其實,有“寺工”銘文的器物并不少見,漢代出土的器物中,“寺工”兩字出現的頻率是很多的。而且在秦始皇二年之前,“寺工”的陶文也已經存在了,1995年在西安未央區一個古代灰坑中,發現泥封上刻有“寺工丞璽”字樣,由于它和秦昭王時期“加邊欄”的印式相同,而被考古界認定是秦國早年的器物。在江蘇儀征出土戰國后期的銅鈹之上,也刻有“寺工”兩個字。由此可見,“寺工”并不是秦始皇時期特有的。
  2、俑坑內物風格一致就能證明是秦始皇陵的陪葬品?
  袁仲一:俑坑磚的大小、紋飾、陶文,陶俑的發型、風格、制造工藝,陶馬的造型、種類,俑坑的戰車、系駕方法,俑坑的構筑方法、隔墻、坑頂棚木,陶俑腳踏板上的人名、字樣等,都與秦始皇陵園內其他地方出土磚、陶俑、銅馬、銅車等是完全一致的,這就證明它們統統是秦始皇陵的一部分陪葬品。
  陳景元:幾千年來人人都要“入土為安”,有限的風水寶地早就已經“人滿為患”了,在同一塊土地上,那種墓中墓、墓壓墓、墓擠墓現象,歷來都是不可避免的?!稘h書》記載:成帝修建昌陵“發民墳墓,積以萬數?!薄逗鬂h書》記載:“順帝作陵,多壞吏冢。中山簡王焉修冢塋,平夷吏人冢墓以千數?!薄稌x書》記載:“曜葬其父,發掘古冢以千百數?!痹谇厥蓟柿耆φ纪恋貢r,難道就不曾去壓占他人的墓地?
  幾十年來,在驪山北麓廣大地區,不論發現什么文物,不管阿貓阿狗,不分真馬假馬,不看木車銅車,都被裝進秦始皇陵考古發現的大籮筐之中。袁仲一羅列的秦始皇陪葬品,幾乎沒有一件是經過嚴格、科學的考古論證后加以確認的。比如,銅車、銅馬雖然出土在秦始皇陵封土邊上,稱它為秦始皇的御用安車,但與帝王駕六馬的制度相背,銅御手的佩劍原型是120厘米,而俑坑銅劍只有91厘米,它們之間根本是不可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