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豐都悟惑寺古建筑調查紀略

悟惑寺位于豐都縣興義鎮泥巴溪村的古官山麓,是一座建于明清時期的寺院,奉行禪宗的臨濟宗,是曾經馳名川東地區的古剎。悟惑寺地處偏僻,保留下較多的古建筑及遺跡、遺物,為研究重慶地區的寺廟建筑和佛教文化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實物資料。

  豐都縣位于重慶市版圖中部,地處四川盆地東南邊緣、三峽庫區的腹心;境跨長江兩岸,地處長江上游,上距重慶172km,下距宜昌476km。豐都周時屬巴國,曾建“巴子別都”。自東漢和帝永元二年(90)始建縣,分枳邑置平都縣。蜀漢延熙十七年(254)并入臨江縣,隋義寧二年(618)自臨江析出置豊都縣;北宋政和元年(1111)并入臨江縣,南宋紹興元年(1131)復置;明洪武十年(1377)并入涪州,洪武十三年(1380)復置,更名酆都縣。1958年10月改名豐都縣至今。豐都是享有盛名的鬼城,留存著豐厚的宗教文化遺產。
  2009年9月中旬和11月初,為配合保護與維修工作,南京大學文化與自然遺產研究所受邀會同河南大學古建園林設計研究院、豐都縣文廣新局及豐都縣文管所等單位,對豐都悟惑寺進行了前后兩次現場調查與測繪,現將有關資料整理公布如下。
  一 地理位置
  悟惑寺地處長江南岸,位于豐都縣東北興義鎮泥巴溪村,距豐都縣城18km,距沿江高速公路5km(圖1)。該寺坐落在泥巴溪村南行5km的古官山山陰之麓,海拔800m。
  由豐都縣城順江而下15km的南岸江邊為興義鎮,一溝溪流于此匯入長江,人們習慣地稱為泥巴溪。從此再往南行5km余,則見一冢大山,屏障似地聳立在眼前,全山綠蔭蔽日,松林茂密,這就是當地眾所周知的古官山。古官山呈東西走向,長約1km,高程近千米。山頂較平不成峰而為巒,因坡度較緩而成塚形狀。古官山山陰腳下靠東隅有一龐大的古建筑群,這就是曾經馳名川東地區的古剎——悟惑寺。悟惑寺背靠綠茸青山,正對北面為一小山巒,人稱木魚堡。寺左右前方30m處各有一口水塘,可供觀賞垂釣。西側水塘北、斜對山門處長有一棵枝繁葉茂的黃桷樹,已有兩百多年的樹齡(圖版15)。
  二 歷史沿革
  有關悟惑寺的考證資料并不多,除了《豐都縣志》有少量記載之外[1],現尚存中殿神座上刊刻的道光二十一年(1841)所立的《燈田緣敘》碑文和前殿、中殿的檁(梁)書等文字可考。
  悟惑寺始建于明代萬歷年間(1573—1620),建在古官山之頂,故名古官寺。山頂風大易遭火災,清康熙二十六年(1687)移建于古官山腰之龍洞處,更名永興寺。相傳數年之后,省外二地仙路過此處,曰山陰之麓正對的木魚堡才是佛爺所在的佳地,故于清代乾隆五十三年(1788)由妙監和尚遷建于現址,即背依古官山面對木魚堡之地,興建殿宇,以悟惑為寺名即始于此。乾隆五十九年(1794)后,果融和尚開始中興擴大,購置燈田,為悟惑寺的發展奠定了基礎。道光二年(1822)重建,同治九年(1870),將牌樓式結構的新山門改建在老山門左側,光緒二年(1876),寺宇大修,呈三殿、兩廂、一門的四合院布局。民國時期,該寺擁有廟產田土300多石,有耕地25畝,田土多在興義鎮境內。有常住僧七八十人,藏經書數百余卷,盛以布盒,置于正殿內,可惜解放后全部丟失。
  悟惑寺與忠縣塗井的善慶堂、豐都縣龍河的天竺寺(堂)聯系密切,三堂均為妙監、果融先后開化、中興,因而基本上是悟惑寺(堂)兼管其他兩寺。兩寺每年的收支賬目均由悟惑寺審核??谷諔馉帟r期,隸屬川東佛教協會的豐都縣佛教協會曾設于悟惑寺內,由該寺主持隆航任理事長,是川東佛教活動中心地之一,與重慶華巖寺、梁平雙桂堂齊名。民國三十年(1941),悟惑寺由惠凱方丈{1}創辦國醫學校,其目的是提高文化,學好醫術,培養佛學領導能力,打破“子孫叢林”{2}的舊框框,改變悟惑寺為“十方叢林”{3}。1959年興義鄉敬老院遷入悟惑寺,注意了寺宇的保護和整修。2009年夏,豐都縣文管所自籌經費對悟惑寺安全隱患嚴重處進行了局部維修?,F寺內僅常住僧人一名看護。
  三 建筑形制與結構
  悟惑寺坐南向北,背依古官山,前對木魚堡,由山門、前殿、中殿、后殿、禪房、左右兩重配房組成?,F存山門、前殿、中殿、西側廂房、西側后配殿、東側外廂房等建筑,占地面積2653m2,建筑面積1290m2(圖2)。因年久失修,現存建筑殘損嚴重。前殿木構件傾斜、糟朽,門窗等佚失,東西盡間及東次梢間坍塌;東右廂房、東后配殿及后殿僅存遺址,且表面已被后人改作耕地,種植農作物。寺壁、門檐等原多彩繪,現已不存。
  悟惑寺建筑大部為木結構或木石磚墻結構,前中后三重殿宇和老山門在一條中軸線上,方向為北偏西15°,系東南至西北走向??傮w布局與一般傳統中國古代建筑群體相似,對稱布局,中軸線上布置主要建筑,兩側雙重縱向布置配殿、廂房及廚房。
  前后三進院落,三重殿宇,院內條石鋪地,基礎設施較為完善。進山門為第一院落,院落沒有圍墻,東、北、西側較為陡峭,南為前殿。通過前殿進入第二進院落。第二進院落為四合院,由前殿、東西廂房及中殿圍合而成,前殿與東廂房相交接,形成圍廊,前殿廊子貫穿東西,人由此廊向東可到東右廂房后的廚房,廚房(即東外廂房)南側為悟惑寺東門,東門外即是菜園地;廊子向西可到達和尚們日常勞動的場地,此處還存留石磙、石碾盤等。中殿和后殿緊緊相鄰,與東西后配殿圍合成天井院落,后殿因山就勢,臺明比中殿室內地坪高出1.8m。后殿西側為西后配殿。西后配殿的西立面墻上有門洞,通向后面的西后外配殿;后殿東側為東后配殿遺址。
  建筑結構均為穿斗式、穿斗抬梁結合式,且呈一定的規律性。穿斗抬梁結合式用于石柱支撐處,前殿明間左右梁架、西左廂房北次梢間梁架均采用該結構。穿斗式用于木柱支撐處,前殿和西左廂房的其他梁架均用此結構,且木柱下襯以寬30、高15cm的石條。小青瓦,合攏瓦屋面,正脊極具南方民居特色,中部做凸字形,上留方孔,由此向兩側青瓦斜列,兩頭微微翹起構成弧線,豐富了建筑的輪廓線。殿內原有四棱上線、光滑平整的青石柱48根,現存32根,各高約6至7.5m,柱四面各寬43cm,石柱座蹬高43、寬62.5cm。這些石柱應系在古官山就地取材加工而成的。

  1.山門
  山門方向為北偏西80°,偏于前殿左側朝西,平面三開間穿斗歇山組合式木結構,八字形,條石鋪地,通面闊9.57m,通進深4m(圖3)。中部為完整歇山,高6.7m,開間3.35m,分心式,共六根柱子。兩側歇山高4.87m,由中間歇山側面檐柱向外延伸,開間3.11m,面闊方向內收1m處各設一根金柱與中柱明間檐柱構成平面。山門前有垂帶石踏道23級,兩側有一對石獅子已殘破不堪(圖版16)。
  穿斗式歇山木構架,明間構架柱子由穿枋連接,最下層穿枋上設夾柱支撐上部金檁,左右夾柱由圓截面聯系枋連接,在聯系枋上設瓜柱,支撐踩步金,支撐挑檐檁撐拱斜45°穿過檐柱插于該瓜柱,上下用有精美雕刻的斜撐支撐使結構更加穩固,角梁后尾插于瓜柱上斜向45°向外延伸,經過檐檁、挑檐檁后向外沖出。
  次間角梁后尾插于金柱上,斜向45°向外延伸至檐柱后向外沖出。外側支撐挑檐檁撐拱斜45°穿過檐柱插于金柱上,內側撐拱穿過明間檐檁插于金檁下夾柱上。兩側歇山檐柱外砌45°斜向石墻,厚30cm,左右兩堵,形成“八”字(參見圖4-8)。
  椽子采用南方常用的方形扁椽,與北方歇山建筑不同的是翼角椽分位,從仰視平面看,翼角椽與正身椽平行,后尾搭于角梁上,前部坐于挑檐檁上的升頭木支撐上。
  山門明間前檐左右兩側穿插枋上有木雕刻,內容有龍王、麒麟、鳳、鹿、祥云、梅花、仙桃、日、獅子、鳳、樹、八寶吉祥紋等。山門明間前檐左右兩側垂柱尾部雕蝙蝠;山門明間后檐左右兩側垂柱尾部雕如意云紋。木雕精美,保存完好(圖版17-22)。整座建筑翼角四起,如同群鳥齊飛,從山下向上看蔚為壯觀。
  山門梁上書有“特授四川忠州直隸州豐都縣正堂徐為”及“大清同治九年歲次庚午三月初拾日吉旦”等文字,可見此山門應為清同治九年(1870)所建(圖版23)。據說滿60年一甲子就需另開山門,現在山門的右側、前殿正前方才是老山門的位置,老山門現僅留遺跡。
  2.前殿
  山門內為廣闊的石壩,沿三級石階而上進入前殿。前殿為單層懸山式建筑,帶閣樓,閣樓層高3.33m,建筑高7m,面闊九間,長38.36m,通進深9.69m,三進、九檁,左右對稱。右第三次間和盡間現已垮塌為荒地,現存六間(圖9)。東次梢間木地板尚存,地板由聯系次梢間左右柱子的樓蓋梁支撐。明間、左右次間南檐柱、明間前后檐金柱均為石柱,共10根,呈四棱狀,高6m。三間互通,原正中塑有彌勒佛,背立韋陀,左右兩旁塑立關羽、龍王和青面獠牙諸神,現神座尚在,神佛早已無存,僅見一尊粗陋的彌勒泥塑佛,為今人所造。前殿也是連接前后院落的過廳,人由北面明間的門進入,左右分流,由左右次間下一級臺階進入二進院落。明、次間為條石鋪地,寬50cm,長度不等,皆為當地開采的石材。
  明間開間為5m,后檐柱為木柱,因為明間為穿斗抬梁結合式構架,跨度大,支撐點少,木柱直徑略大于其它柱子,為23cm。明間前后檐采用單雙步梁支撐結構,雙步梁上設瓜柱支撐下金檁,上有單步梁連接金柱和瓜柱,使結構更加穩定,中間為穿斗抬梁結合式構架,五架梁插于前后石金柱上,下有隨梁枋,上立瓜柱支撐三架梁。穿斗抬梁結合式構架為明、次間獲得了較大的使用空間,利于神座、佛像的陳列,也便于人們的參觀膜拜。梢間開間為3.7m,穿斗式木構架,柱距1.1—1.3m,柱子由三層穿枋連接,內有閣樓,后四柱上有通裝修,將梢間分成兩小間,前檐廊步構造同明間。次梢間構造同梢間,開間4.38m。盡間現已坍塌,由遺址可看出盡間為九柱,完整的穿斗式木構架。除盡間前檐外,挑檐檁皆有撐拱支撐,前挑90cm,后挑93cm。東次梢間閣樓地板尚存,上無梯洞,由此可見通向閣樓的樓梯在盡間內。
  建筑裝修為通裝修,北立面明間為鑲板門,門高2.75m,寬88cm,鑲板厚1.5cm,龍骨截面5×8cm,門中部為絳環板,門兩側隔扇絳環板上部為欞條花心,以方格為主,上綴欞條組成精美圖案。下部裙板由豎向龍骨均分為兩塊。中檻以上兩側有短抱框,中部走馬板先由23×15cm豎向龍骨均分成三份,每份又由9×5cm龍骨均分成三份。其余各間中檻以下裝修為今人后加,中檻以上被均分為三份,為冰裂紋欞條花心。穿斗式構架柱間用鑲板是格柵填充,高3.48m,上部穿枋之間為傳統的竹編夾泥墻。前檐梢間、次梢間裝修位于中金檁下部,中檻以下構造同后檐明間,中檻以上三份均分,為四抹格柵,中部絳環板,中間隔扇絳環板上部有欞條花心,其余上下裙板由豎向龍骨均分為三份。
  建筑屋面為單檐懸山式屋面,出挑1米,合攏瓦屋面,瓦寬21.5cm、厚1.5cm。仰瓦直接搭于扁椽上,上再覆蓋瓦,前后檐均有滴水。屋脊做法如上所述(圖10-13,圖版24、25)。
  左右梢間、次梢間和盡間,原來主要供掛單(即臨時來往的僧人住宿)。前殿復建于大清同治六年(1867)五月{1}。
  3.中殿
  前殿與中殿之間相連有石天井,面積為159m2,現在完整無缺,石面平整。沿石級而上為中殿,上三級臺階,高60cm。中殿為十四檁單檐懸山式建筑,懸山出挑58cm,帶閣樓,磚木承重,明間兩構架為木結構承重,結構形式為穿斗抬梁結合式,其余為磚墻承重,檁枋直接承于磚墻上,平面由明間六根、梢間八根共十四根柱子及墻體構成。五開間,三進,通面闊為21.2m,明間寬5m,次間寬4.3m,梢間寬3.8m,明間通進深為12.98m。一進廊步寬2.4m,二進寬6.9m,三進寬3.49m(圖14)。
  中殿明間石柱承重,穿斗抬梁結合式結構,十四檁,檁直接承于柱子上,柱子之間設連系梁,七架連系梁位于柱頭,其上皮與相對位置的檁下皮同高,七架連系梁下設有隨梁,兩者之間設有駝峰,位置與支撐五架連系梁的瓜柱相對,七架梁中部設有駝峰與兩側瓜柱共同支撐五架梁,五架梁上設支撐三架梁的瓜柱,三架梁上設瓜柱支撐脊檁。前檐六根檁,從上向下依次為上金檁、中上金檁、中下金檁、下金檁、檐檁、挑檐檁。前檐廊步設雙步梁,雙步梁上設瓜柱支撐下金檁,并出挑84cm,支撐挑檐檁。后檐七根檁,從上到下依次為上金檁、中上金檁、中金檁、中下金檁、下金檁、檐檁、挑檐檁。后檐金柱與墻間設三步梁,其上設瓜柱支撐下金檁,上插雙步梁,并挑出墻外1.1m,上承挑檐檁,雙步梁上設瓜柱承托中下金檁,上插單步聯系枋。其余間及南檐均為墻體承重,墻厚均為38cm(圖15、16)。梢間中部,閣樓樓板以下有木裝修將梢間分割成兩小間,各間均為5.19×3.8m,后小間內設有木梯通往閣樓。
  中殿裝修較為規整,前檐裝修位于中上金檁下部,明間中檻下為六隔扇,均可開啟,中檻已均分三份,為欞條花心;次間中檻下部為直徑2.07m的圓形窗洞,這種形式的窗極其少見,隔扇位于窗洞后,高2.42m、寬1.18m,圓窗洞兩側為不能開啟、寬91.5cm的隔扇,隔扇鑲板,無花心。圓窗洞以上、中檻以下亦由三份均分鑲板隔斷,中檻以上均分三份,中間分為走馬板,兩側為欞條花心;梢間裝修類似前殿(圖17、圖版26)。南立面為墻體,明間有門通向后殿,門洞高2.8m,左右兩側為石柱,上部為石過梁,下設28cm高石檻,帶門枕石,門下部立于門枕石上,上部插于連楹中。中殿后門上方有長方門額,上書“松風水月”,楷體墨書。門過梁下部左右各雕一個石象頭,貼耳閉口,昂首卷鼻,意態悠閑,栩栩如生。南立面梢間設有小窗,欞條花心用于通風,不能開啟(圖18、圖版27)。
  中殿(大雄寶殿,或稱正殿)主祀三世佛神像(三尊佛像原是木刻,土改時被毀),左右兩側為十八羅漢。原佛像現均已不存,只留有三世佛神臺和泥制佛座?,F所供三佛泥像為今人所造,粗陋不堪。神臺均為板石砌成,長4.34m、寬2m、高1.5m,正面鑲《燈田緣敘》碑。神臺背面鑲存石碑兩通,一為記錄施主姓名的功德碑,字跡較小,比較模糊;另一塊較大,為《游悟惑寺即景》詩碑,字跡清晰,基本完好。中殿內兩壁堆有數件破損不堪的殘石像,經辨識似有羅漢像和彌勒像,據說是從寺外收集而來的,原或為悟惑寺之物{1}。中殿左右梢間為東西官寮,是供縣署官員來寺的住所。中殿現存建筑為清代同治四年(1865)復建,曾于此前的道光二年(1822)重建過{1}。
  4.西左廂房
  即西側前配殿,原來曾做知客司、客堂和監院的住房、庫房,十一檁單檐懸山式建筑,北與前殿交接,帶閣樓。北次間構架為穿斗抬梁結合式,分為三進,有石柱六根,其余開間檐部為石柱,剩余均為七柱穿斗式木結構。建筑為五開間,即平面由30根木柱、10根石柱組成,左右不對稱,通面闊23m,通進深9.05m,明間開間4.56m,南北次間分別為4.58m、4.9m,南北梢間分別為4.39m、4.57m(圖19)。明間、北梢間有隔斷分割,臺明高出地面20cm,廊步為條石鋪地,室內除明間西側小間內為木地板外,其它均為土質夯實地面。
  北次間構架形式同前殿明間,其余構架同梢間。屋面形制同前殿。南梢間南構架從西后配殿所在石壩起,下襯30×15cm石條,柱子立于石條上,形成穿斗式木構架。后檐聯系枋以下為大砌塊墻體,墻厚18cm,以上為三份均分鑲板木裝修(圖20-22,圖版28)。
  5.后殿遺址
  出中殿后門沿石級(九級踏步)而上,則有狹長形的石壩。沿狹長形石壩而上便是后殿,后殿正中原供有藥王神像(現已無跡),其建筑結構式樣與中殿全同,只是進深少2.5m。由于年久失修,1963年自然倒塌,現僅余山墻和石柱的基石。面闊21m,進深10.98m(圖版29、30)。從基石來看,依樣廊柱六根和明間四根共十根,均為石柱。左右梢間為當時的禪房,為數十小僧的住所。
  6.西側后配殿
  西側后配殿,也稱西配殿,原曾為存放經書的地方。十一檁單檐懸山式建筑,懸山出挑43cm。磚石木構承重,三開間,明間構架為穿斗抬梁結合式,外圍墻體承重,通進深13.5m,通面闊9m,明間寬4.74m,次間寬4.38m,左右對稱布局。進深方向為三進,木構架同前殿明間,不同的是后檐為墻體承重,雙步梁支撐于墻體上(圖23-26、圖版31)。
  后檐墻體南次間有門洞通向后排配殿,廊步南側亦有門洞,洞高2.39m,洞寬97cm。屋面形制同其他。
  西后配殿前檐第四條金檁上書有“大清同治柒年歲在戊辰孟冬月二十伍吉立”字樣,可證該座建筑建于清同治七年(1868)。
  7.東配房及其他遺跡
  后殿右(東)側的東后配殿原為方丈戒欽和尚的住處,名“靜方丈室”,于1977年夏季被大風吹塌。原浴堂也在此處,現已不存。
  中殿右邊的東右廂房原是谷倉、食堂等,于上世紀20年代遭火災燒毀,現地基內種莊稼和果樹(圖版32)。
  果樹東邊為食堂、葷素廚房、長工房等東外廂房。食堂外石門兩側有一副篆體對聯:“搬柴運水明祖意,淙米去沙悟真空?!睆N房有石磨、灶、石水缸、石臼等舊物,現仍在使用(圖版33)。
  出寺東后門外即為菜園,菜園東側有水井、土地祠等遺跡。寺后里許為該寺火葬場和塔林,即歷代大和尚之墓塔,現為耕地,已難覓遺跡。
  四 結語
  悟惑寺環境優美、條件優越、歷史文化悠久,是馳名川東地區的佛教古剎,1958年被中共四川省委公布為全省漢民族地區保護的首批佛寺之一,1980年6月30日被豐都縣政府列為第一批縣級文物保護單位,2009年被列為重慶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悟惑寺是川東地區典型的佛教建筑之一,從清代乾隆年間遷建于現址,共經歷了200多年的風雨變遷,整體建筑現保存較為完好。為研究重慶地區寺廟建筑、傳統民居和佛教文化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實物依據。
  1.民居特色
  悟惑寺的建筑具有很濃厚的當地傳統民居特色,“青瓦出檐長,穿斗白粉墻”,多采用穿斗式木結構,青瓦屋面,木門窗,內外墻有木板墻、竹編抹灰墻、木板墻裙、石板墻裙等,裝飾樸實無華,比較清楚地反映出西南民居的特點。
 ?。?)首先反映在穿斗式結構的廣泛運用。穿斗式房屋架構早在漢代就已出現,漢代畫像石中便可以看到這種構架形象。穿斗式以柱承檁的做法,可能和早期的縱架有一定淵源關系。穿斗式構架用料少,建造時先在地面上拼裝成整榀屋架,然后豎立起來,具有省工、省料、便于施工和比較經濟的優點。同時,密列的立柱也便于安裝壁板和筑夾泥墻。需要較大空間時,采取將穿斗式與抬梁式構架相結合的辦法,在山墻部分使用穿斗式構架,當中的幾間則用抬梁式構架,彼此配合,相得益彰。穿斗式構架是一種輕型構架,椽的用料也較細。椽上直接鋪瓦,不加望板、望磚,不鋪泥背。屋頂重量較輕,具有優良的防震性能。穿斗式構架,在長江流域和東南、西南地區最為流行。
 ?。?)其次是懸山式的屋頂。大出檐,小青瓦屋面,屋頂輕薄,木椽上直接架瓦,不使用望板,這是根據西南地區潮濕悶熱的氣候特點而采取的行之有效的方法。
 ?。?)再次是方形石柱的使用。這些石柱都是就地加工而成的,耐潮朽,取材方便,今天的當地居民也多取材于古官山上的石料,挑檐柱都還是在使用這種青石方石柱。由此可看出西南建筑“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因材設計,就料施工”的特點。
 ?。?)另外是因地形山勢而造成的寺院高低錯落的布局。善于利用前低后高的地形,軸線明確,平面靈活,變化有序,內外結合,層次豐富,在建筑群的整體布局上表現出布局靈活、規劃合理、順應地形的特點。
 ?。?)疊瓦式屋脊的民間做法,這在當地民居建筑中比較多見。
 ?。?)最后是竹編泥墻,外抹白灰泥。此類墻壁可以靈活運用,以木質為框,兩面編竹抹灰,可以隨時拆卸安裝,具有可以大量生產和標準化的性能。
  2.建筑研究價值
  悟惑寺平面布局完整,為一跨三進院落,中軸線上布置主要建筑,縱向布置兩列廂房,二、三進廂房斷開,二進廂房與前殿交接,且東西留有走廊,使建筑整體不僅陰涼,而且保證了良好的通風。院落空間與建筑空間相結合,有收有放。建筑平面布局結合實際使用功能,穿斗抬梁式大空間與穿斗式小空間相結合,靈活合理,既可滿足寺內人員的生活起居之用,又可滿足信徒燒香拜佛的功能。這樣的建筑布局,對于研究我國西南地區的建筑布局,尤其是佛教建筑布局,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
  悟惑寺建筑極具南方傳統木結構特色,有撐拱支撐挑檐,撐拱后尾插于檐柱上,中間穿過檐柱,支撐挑檐檁,承重合理,結構巧妙。穿斗木構架立于條石柱礎上,有效地起到防潮作用,適應當地潮濕的外部環境。
  另外,山門每一甲子轉換一次方位的習俗,更具有一定的易學意義,對于研究當地的建筑布局設計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1}。殿內現存的32根四棱上線、光滑平整的青石柱,各高約6至7.5m,系在古官山就地取材加工而成的。在當時科技水平下,能將如此形體巨大的石柱用于建筑,是當地勞動人民智慧的結晶。
  3.山門的藝術性
  悟惑寺山門為歇山組合式建筑,中間高,兩側低,屋面與屋身比例勻稱,屋面八角起翹,翼角弧線自然、流暢、舒展,從側面可看到六角,層次豐富。翼角如鳥翼,似巨鳥振翅欲飛,又如巨人立于山腰向拜訪者招手問好。連接明間檐柱和中柱的聯系枋上有精美的細紋雕刻,歷時百年仍保存良好,圖案清晰。支撐檐柱斜向45°撐拱的斜撐雕刻細膩,本身就是藝術構件。屋面戧脊圖案透空,頭部龍頭紋樣順角梁上翹,使建筑看上去起翹更高,氣宇軒昂??傊?,山門本身就是一件建筑藝術品。其他建筑門窗木裝修,上欞條花心均為方形,圖案各異,有繁有簡,欞條均勻挺直,上常嵌花葉、蝙蝠等紋樣。這些精美的雕刻與圖案,對于研究當地的藝術形態以及佛教的藝術特征,具有十分重要的史料價值。
  4.檁梁書文字與碑記
  寺內建筑檁梁上多有墨書文字,記錄捐獻施主的姓名、官府官員、高僧名號及所屬寺院等{1}。中殿明間保存的《燈田緣敘》、《游悟惑寺即景》、《功德碑》三碑,有楷體、行書、草書,楷體穩重有力,草書靈動飄逸。這些文字不僅為了解當地寺廟的數量、規模、布局及建筑建造年代提供了可靠依據,由此可以更深一步地了解當地的佛教文化及其發展歷程,而且還具有較高的書法藝術價值。
  5.宗教活動場所
  悟惑寺為當地信仰佛教的居民提供了進行宗教活動的場地。每逢初一、十五,當地居民會上香、做法事。在二進院落中列隊,由寺里僧人帶領,手持木魚,口念佛經,圍繞院子向左向右各步行三圈,然后在寺里共享一頓齋飯。這反映了當地居民的信仰及淳樸的民風。
  6.旅游價值
  悟惑寺背靠青山,向北可遠眺長江,向西可俯覽群山,北邊不遠處正對木魚堡,寺左右各有一口水塘,斜對山門處長有一棵約兩百多年的黃桷樹。悟惑寺所在可謂風水寶地,早晨或傍晚時分云霧繚繞,如處仙境,具有很好的參觀旅游價值。